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員管理 > 會員動態

鐵軍戰金沙——記白鶴灘水電站巧家移民搬遷項目金塘安置點建設團隊

 
   
鐵軍戰金沙

——記白鶴灘水電站巧家移民搬遷項目金塘安置點建設團隊

 

在離大國重器——建成后將成為中國第二大水電站,白鶴灘水電站約50公里的巧家縣金塘鎮青岡壩,駐扎著一支鐵軍團隊。為服務好電站建設,確保如期下閘蓄水;為保障好人民利益,確保移民搬遷安置,300多個日夜里,他們堅守在大涼山腳下,奮戰在金沙江河谷間,用忘我的無私奮斗全力推進金塘安置點建設。

圖片13.jpg

他們,就是云南建投四公司金塘安置點項目建設團隊。

“以身作則帶著拼”

 

高效、高質建設項目離不開技術的優化創新。為有效縮短工期、保障混凝土澆筑質量,根據集團“四新技術”應用要求,項目采用鋁合金模板工藝施工??稍诖酥?,勞務工人,甚至是管理人員基本都沒接觸過鋁模。

圖片14.jpg 

“在公司的支持下,技術中心牽頭組建配模小組,順利完成了配模設計,”項目生產經理楊曾龍說道:“之后,困擾我們的最大難題,就是拼模。”而項目經理禹富豪那句“以身作則帶著拼”,成為了團隊齊心克難的關鍵鑰匙。

帶著拼,首先是拼學習。2019年10月進場后,禹富豪就帶著大家埋頭學,特別是利用午休時間組織現場教學,現場操作。“這是400×400的型號”“這里要先壓槽……”大家認真記錄著每個要點。如今,100多頁的筆記本,工長黨正濤已經記滿了4、5本,那些鋁模圖紙也早已被他反復看到發黃發舊。“大家都這樣,拼著學。”他笑著說道。

學懂弄通后,就是帶著工人拼模。因鋁模廠并未對鋁模進行分解打包,存在需從幾千塊模板中找出特定要用模板的情況。剛開始,由于工人不熟悉,找模慢、拼模慢,甚至會有拼錯重拼的問題。工人間出現了抵觸情緒:“拼啥子拼?我們不干了!”項目團隊迅速調整思路,由原來在旁邊的“管帶”轉為親自帶著動手干。一方面,用“抓中藥”式的方法周轉鋁模。提前“分藥材”,根據施工部位所需模板找出對應的型號和數量,并對著“配模圖”這個方子“抓藥”,打包好后運到施工部位,工人上工便可直接拼模。“找到板后,我們就在上面標明它用在哪塊墻或是哪根梁、是哪個型號,”材料員李娟說道:“有一天,我帶了4支雙頭記號筆,到了晚上,4支墨水都用干了。”

找板工作量大,運板也十分考體力。以最先首拼的1#地塊7棟為例,7棟地處坡頭,而其中一個鋁模周轉中心位于坡腳,運模時,經??吹焦らL們拉著推車來回奔忙。400米的坡,在爬坡、下坡中,也能走出十幾公里。另一方面,大家“手把手”教工人,指導拼裝。工長楊德澤感慨道:“才開始那會兒,我們把模板遞到工人手里,再告訴他拼在什么位置。”因此,就算連班工人干到晚上10點,管理人員也是守到10點。工人下班后,工長們還會主動加班找板,讓工人明早一來就能拼模。“管理中也要有服務。”項目副經理劉明理說道。

項目團隊以身作則的干勁深深感染了勞務工人,原先的抵觸情緒也化成了佩服:“你們都這樣拼了,我們也要主動學,好好干!”慢慢地,工人們也學會了看配模圖、認編號、根據編號找模板與拼裝。2020年1月,項目部在春節前成功完成了7棟1層的鋁模首拼,大家都十分激動。

“特殊時期必須頂上”

今年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國。1月26日,昭通報告了首例確診病例,患者在巧家醫療機構就診后收治入院隔離治療。這無疑給項目建設帶來巨大壓力。“什么時候復工復產”成了每位項目成員共同牽掛的事。

2月8日,拿到醫院的健康報告,身處昭通威信的禹富豪就迫不及待踏上返程,到項目進一步落實疫情防控,為復工復產做好準備。當時,受疫情影響,附近的一些縣、村、鎮仍處于不準車輛通行的狀態,他便用“徒步+坐摩托車”的方式,一段段前行抵達威信高鐵站,坐高鐵到貴州貴陽,再轉到昆明,又從昆明開車回項目部。項目團隊中,像禹富豪這樣“曲折”趕回項目部的人還有很多。2月10日,項目管理人員返崗人數超過30人,為巧家各安置點中返崗人數最多的項目部。

管理人員回來了,可工地卻沒有勞務班組,誰來干活?“特殊時期必須頂上!”禹富豪便帶著管理人員干了起來。此時,無論白天還是黑夜,無論男的還是女的,頭戴安全帽、身著反光背心的他們就如穿上鎧甲的戰士,奮戰在16個棟號里,進行壓槽及二次打包;奮戰在整個工地上,找板、拼模、對圖、檢測。

壓槽工作中,一開始用的銷釘槍是手動的,打錨釘下來,大家的胳膊都是酸的。而效率最高的那個小組,一天打了快1000根錨釘。技術股長王朝亮回憶道:“第二天早上起來洗漱,發現抬漱口杯的手都是抖的。”與此同時,拼模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工長陳毅波所帶的小組就完成了6棟快半層的首拼,整個團隊也完成了兩個棟號的鋁模首拼。“你們真的是把疫情影響的時間搶回來、奪回來??!”巧家移民搬遷項目工程建設指揮部等領導都為項目團隊豎起了大拇指。

工人回到項目后,項目團隊無縫對接,在抓實抓細疫情防控的前提下,迅速拉開復工復產、大干快上的熱潮。6月,項目部首棟封頂,“有淚不輕彈”的男兒們卻已熱淚盈眶。

“衣服褪色我們不褪色”

因項目地處金沙江干熱河谷地帶,春節過后,項目氣溫基本每天在30℃以上,最熱的時候,鋁模板操作面上的溫度可達60℃以上。一不注意,工人的手套就會粘在鋼筋上,手臂也會被鋁模背楞燙起泡。這樣的情況,管理人員也感同身受。“抬那個鋁模板,白天沒感覺,晚上摘了手套才發現,手指被燙紅了,”工長戈映濤似乎早已習慣:“我用的是布手套,手指那個地方,一段時間就會被磨破,我都換了好幾雙了。”

為防止高溫中暑,項目部幾箱幾箱地配置藿香正氣水;在塔吊上裝噴淋系統,灑水降溫;高溫時盡量進行實測實量等室內作業;最熱的時段,還調整了工人的上班時間,特別是下午施工段,調整為18點到22點。而這個時段的調整,也讓項目部一度出現個怪現象——“懶得吃飯”。“6點多那會兒是項目部的晚飯時間,可大家在工地上不愿下來,要守著工人干活,”項目技術負責人朱教根說道:“有時候都11點多了還不回來,急著禹經理跑去現場喊他們回來休息,后面幾次,我們就直接上去送飯了。”

今年4月的一個中午,工長趙群濤被身后的同事“偷拍”了。照片中,密密麻麻的汗珠布滿了他黝黑的脖頸,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印出一大灘鹽漬的后背。“很多人的黑衣服都褪色了,就是鹽巴浸的。”技術員董欣說道:“衣服褪色我們不褪色,接著干!”

不褪色,是只請了3天婚假,把新娘子接回家后,第3天就從師宗趕回項目部的楊曾龍,是他那份堅守崗位的執著;

是新生孩子患黃疸需換血治療,卻沒有回家看孩子的“不稱職”爸爸禹富豪,是他那份舍小家為大家的無私奉獻;

是蚊蟲雜多,上衛生間都要帶著蚊香;是駐地附近沒有自來水源,只能用沉淀后的江水洗漱;是凌晨4點一起“拖電纜”部署用電;是無數個日夜一同找板、拼模的項目團隊,是他們的那份眾志成城、堅韌不拔……

而這一切的不褪色,是因為這個團隊把使命擔在肩上、刻在了心里?;蛟S,正如項目預算員柳文俊說得那樣:“原來,最甜的東西,不是巧家的紅糖,而是移民對我們所修房屋的稱贊。”

今年7月14日,10多位移民到現場看房子,一位老爺爺在項目管理人員地攙扶下上下樓梯,他高興地說道:“這個房子好,等著住新家了。”老爺爺笑了,在場的管理人員也笑了。

 

 

 

 

 

 

 

 

 

 

 

【關閉】 【打印】
福建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